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美女同学来访给她开了苞
美女同学来访给她开了苞

美女同学来访给她开了苞

我从来没见过我妈,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就跟别人跑了,因为我爸没能耐,家里日子过的很穷,我妈走之后,我爸受不了亲戚朋友的指指点点,觉得自己活的没有一点尊严,一度消沉,整天喝酒,一喝多了就打我,有时候还把我当成抢走我妈的人,红着脸咿咿呀呀的骂我,后来在医院我爸被查出因为受刺激,患有精神病。
  那时候我还小,正在上小学,好在我妈在的时候,有一个私交很好的姐妹,叫佩雪,我一直叫她佩姨,三十多岁的样子,但是长得特别年轻,身材保养的也很丰满,喜欢穿黑色的裙子,一头长发很随意披在肩膀上,据说她一直都没有找过男朋友。
  后来我爸喝酒一打我,我就往佩姨那儿跑,佩姨觉得我很可怜,一直对我很好,给我买零食,新衣服,甚至还给我每个月的零花钱,有时候我就在想,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不是我的妈妈。
  在佩姨的眼里,我还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小孩子,所以对于我在她家里没有一点忌惮,每次洗完澡之后都只是穿着透明的蕾丝睡衣,贴身衣物很随意的仍在沙发上,有时候看着佩姨完美的身材,我都觉得春心大动。
  有一次佩姨洗完澡,我无意间看到佩姨的下面跟我有些不一样,那个时候我还小,根本不同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区别,就问了一句:“佩姨,你下面怎么没有那,那个啊……”
  当时听了我的话,佩姨一愣,当反应过来之后坐在沙发上咯咯的笑了半天,因为她里面没穿胸衣,所以笑的时候波涛汹涌,上下起伏的让我很难受,佩姨告诉我现在还小,等以后就明白这个道理了。
  反正对于佩姨的敷衍我很不开心,晚上睡觉的时候佩姨喜欢抱着我睡,两条腿夹着我,那天晚很晚我都没睡着,一直在想佩姨下面为什么没有凸起的东西,会不会是佩姨嫌麻烦就给切了,也许这就是佩姨一直不找男朋友的原因吧!
  佩姨抱着我睡觉的时候穿的很少,看着佩姨睡觉的呼吸很均匀,我的脑海里一直在想着刚才那个问题,下意识的摸了过去,佩姨不但没阻止我,反倒是很享受的感觉。
  直到佩姨没忍住发出了声音,吓了我一跳,我赶紧把手拿了回来,后来佩姨推开我,自己跑进了卫生间,也不知道佩姨在卫生间干什么,伴随着哗啦啦流水的声音,还传来佩姨的声音,我当时以为可能是佩姨的做噩梦了,好半天,佩姨就好像是泄气了一样,才从卫生间走出来。
  佩姨走出来的时候,两腿都在发抖,面带朝红,跟我说了一句话:“小兔崽子,你可真坏!偏偏你还小!要不然就便宜你了!”
  我当时也没理解佩姨的话是什么意思,只不过从那以后,佩姨就再也不抱着我了,就算是这样,每天跟佩姨相处,我还是过的很开心,至少有人疼我,对我好,和佩姨在一起,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光。
  但是伴随着我的长大,我和佩姨只见也发生了微妙的关系,不在那么亲密无间,甚至还多了一道男女之间的隔阂。
  小学六年里,我的人缘非常差,大家都知道我有一个神经病的爸爸,怕我是遗传我爸爸也有神经病,都离我远远的,我走在学校经常有人对着我指指点点,背地里讨论我,为此我没少和人打架,直到我上了初中,我都没什么朋友。
  我的初中也是在镇子里一所初中上的,不是什么好学校,因为我爸有精神病,我还要照顾我爸,所以我也没去城里,换了所学校其实我挺开心的,因为绝大部分知道我背景的同学都去市里了,新学校没什么人认识我,也都不会在嘲笑我,我活的挺开心的。
  初一下学期的时候,班级里转来一个女孩子叫苏媚,当我看到这个女孩子的时候,我一下子愣住了,苏媚我认识,跟我小学是同学,家里特别有钱,爸爸是个什么处长,但是半年前她就应该去市里读初中了,不知道为什么又转了回来。
  苏媚这个人在小学的时候我就听说过,骨子里很风骚,很早熟,才十几岁胸就发育的很大,穿丝袜,跟学校的几个小混混玩的挺近的,还经常好哥哥好哥哥的叫人家,小小的年纪就学人家穿黑色袜,超短裙,露着大白腿,因为家里有钱,苏媚就像是一个公主,那些小混混也喜欢跟苏媚一起玩。
  按理说我跟苏媚是没什么联系的,但是我之所以看到苏媚吓了一跳是因为,她是知道我家什么样的,我怕他把我爸爸是个神经病的事情说出来,我一直听着头没说话,但是偏偏老师开口了,就让苏媚坐到了我的身边。
  之前苏媚还没看到我,很坦然的朝着我走了过来,其实大家都挺羡慕的,因为今天的苏媚扎个马尾辫,一身紧身的牛仔裤,小腿又细又直,特别有女神范,背着的书包也是纪念款,手里拿着高档的智能机,耳朵上一个耳机十分潮流。
  当苏媚走到我身边发现是我的时候,顿时眼神中闪过一丝厌恶,,她没说话坐在我旁边,第一件事就是把桌子稍微往旁边拉了一点,很明显是看我不爽,当时老师就问苏媚为什么拉桌子,而苏媚也一点都不给我留面子:“报告老师,张宇身上有一股味!”
  见苏媚这么说,我的脸上一阵发烫,班级同学都是一脸诧异的看着我,也有人好奇苏媚是怎么知道我叫什么的,但是我根本不敢还口,我不敢得罪苏媚,我怕她一生气在我把我爸是神经病的事情说出来,我现在这个平静的生活真的来之不易。
  我的忍声吞气换来的是苏媚一脸的得意,我心里暗骂苏媚这个死三八,本以为我不惹她这件事就过去了,谁知道第二天我来上学的时候,班级里的同学就对着我指指点点,好像是在说什么神经病得到事情,我当时心里咯噔一声,走到我的座位冷着脸问道:“苏媚,你他妈是不是宣传我什么坏话了?”
  我本以为我生气了,苏媚就能害怕的,谁知道面对我的质疑,苏媚坐在做卫生没有一点的慌张,很淡然的看着我:“怎么了?我就说了怎么了?有事还不让说啊,你爸爸就是个神经病,我说的有什么错吗,不服你让你爸爸来学校大家看看啊!”
  说着,苏媚还越来越嚣张,直接站了起来,大声说道:“大家注意了啊,张宇的爸爸是个神经病,以后大家都离张宇远一点啊,谁知道他有没有遗传他爸爸!”
  苏媚的话,让我一下子就懵了,班级这么多人看着呢,我好不容易换了个学校摆脱了自己的家世,没有人在笑话我,现在被苏媚一下子全说了出来,我感觉我下不来台,直接甩手给了苏媚一个嘴巴子,红着脸吼道:“滚,你给我闭嘴!”
  第二章
  苏媚平时混的这么屌,就这么被我打了一个嘴巴子肯定不算完,当即瞪大了眼睛指着我:“张宇,你他妈敢打我?”
  我没有理会苏媚,就任凭她自己一个人在那鸡哇乱叫,反正我已经做好准备了,她要是还敢上来打我,那我就打她,我一个男的还怕她一个女的不成,而苏媚也知道她打不过我,骂了一会见我不答理她,便摔门走了。
  苏媚走之后我一直趴在桌子上,我倒是不怕苏媚找人来报复我,只不过现在我爸是神经病的事情再次被所有人都知道了,我今天再也没办法抬起头了,苏媚一节课都没回来,我也在桌子上趴了一节课。
  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,班级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嘈杂,门口站着几个人,其中有一个我还听说过,是隔壁班级混的挺屌的一个小混混,叫孙凯,当时我看到他来了的时候,都感觉到头皮发麻,我没想到苏媚才刚转来,就认识这么吊的人。
  带人来的苏媚直接走到我的面前,一脚把我桌子踹翻了,一只手揪着我的耳朵:“来啊,张宇,你不你妈牛逼吗,打我嘴巴子是吧,长这么大我爸妈都没打过我,你算老几啊?”
  我抬头看了一眼苏媚,她身后站着孙凯,孙凯身后还站着好几个人,一个个的都坐在桌子上,脚踩着凳子,好像都等着要打我,旁边还站着女的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他们一伙的。
  苏媚一个劲的揪着我耳朵,我挺不耐烦的,就一把把苏媚的手甩开了,但是我这个动作,一下子把孙凯激怒了,孙凯上来给我一个嘴巴子,一个没打过瘾,回手又是一个,打的我耳朵嗡嗡响。
  孙凯说我疯了吧,谁的马子都敢打,说完便招呼后面的几个男人,好几个男生上来给我一顿踹,我一只手我这脑袋,一只手握着裤裆,剩下的随便他们打,反正也打不死我。
  没过多久,我就听到旁边那个挺文静的小女生拽着苏媚的胳膊:“好了,苏媚,教训教训就得了,人家也不是故意的!”
  “呦?我说唐雅,你怎么今天朝着外人说话啊,你该不会是看上这小子了吧?”苏媚当时吊儿郎当的,不知道在哪弄了盒烟,啪的一声自己抽了起来,我当时还心想这苏媚果然是骚,这么小就知道抽烟。
  见苏媚这么说,那个叫唐雅的学生白了苏媚一眼,嗔怪道:“苏媚你瞎说什么呢,我根本不认识他,只是觉得他挺可怜的,而且爸爸还是个神……”
  唐雅的话刚说了一半,就觉得不对劲,赶紧咽了回去,他们打完我走之前还没忘了拎起个凳子砸在我身上,警告我以后再手贱就给我腿敲断它,我没朋友,我也知道我打不过他们,所以干脆我也没还手,我寻思打一顿就拉倒了。
  但是苏媚我绝对不会放过她,我不能打她那我可以换种方式整她,找人把我打了一顿的苏媚就跟没事人一样,一下午就坐在我旁边听歌,我也懒得理她,晚上回家的时候,今天我爸出奇的没喝酒,但是精神还是不正常,在那坐着撕卫生纸。
  我叹了口气,自己去厨房做了几个菜然后跟我爸面对面坐在桌子上,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我出奇的开了一瓶酒,给我爸和我一人倒了一杯,我爸听不懂我说什么,也根本自己玩自己的不理我,有时候我只能把自己的委屈对着我这个神经病的爸爸说。
  “爸,我今天挨打了,因为有人说你是神经病,但是我没还手,因为我知道我惹不起他们,我没钱没势没朋友的,但是我不怪你,是你儿子自己没能耐!”说到这的时候,我爸爸就好像是听懂了什么,又开始变得鸡哇乱叫,依依呀呀的瞎比划,但是我知道我爸根本不可能听懂我说的话,他就是个精神不正常的人。
  我把自己酒杯中的酒喝了,看着自己这个并不完善的家,说实话我挺心酸的,我不怪我妈抛弃了我,钱的重要性谁都知道,不愿意在这样的环境里受苦,谁都能理解。
  自打那以后,我在学校就变得很孤僻,我感觉谁感觉谁看我的眼神都有一种鄙视的感觉,而我也一直想着怎么去报复苏媚,终于有一天,苏媚的把柄落在了我手里,我知道苏媚骨子里挺骚的,但是我真的没想到,她竟然能在学校跟人做这种事!
  事情是这样的,那是一天晚上放学,我因为要留下值日所以出去的很晚,那时候学校的人基本上都走空了,楼道里显得很空旷,我正准备回家,却在走廊的尽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孙凯,你别这样,会被发现的!”
  “怕什么,都几点了,哪来的人!”
  当即,我楞在了原地,因为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,这正是把我爸是神经病这件事传的满城风雨的苏媚,我没想到她竟然骚的这种地步,直接跟人在学校走廊就开始搞!
  苏媚刚开始还有点反抗,只见孙凯当时的力气很大,不一会苏媚便被孙凯征服了,而我就在原地,大脑里一片空白。
  我一阵冷笑,苏媚不是看不起我吗,苏媚不是把我的苦楚当乐趣吗,我就让大家知道一下,苏媚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说实话,苏媚真的太风骚了,我拿出手机调出录像模式,远远地把这一幕拍了下来.
  拍完之后,我听到楼上传来脚步声,吓了孙凯和苏媚一跳,两个人赶紧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似的跑下楼,我也赶紧从走廊的另一边转身离开,回到家后,我自己偷摸在被窝里把这个视频看了好几遍!
  我就是想知道,当苏媚看到我这个视频之后,到底能有什么样的反应,是不是苏媚就真的不怕自己被人玩的视频流传出去!想到这,我直接把视频发给了苏媚,静静地等着回复,估计现在苏媚正和孙凯在宾馆呢,没时间搭理我。
  不一会我便接到了苏媚的回答:张宇,你个混蛋,赶紧把视频删了,要不然我让你好看!
  看到苏媚的消息,我一阵冷笑,都这个时候了,苏媚还没忘了威胁我,当时我也是精虫上脑了:想让我删了视频不是不可以,让我弄一次就没事,要不然我就把视频发到学校贴吧,让他们知道一下你苏媚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!我也不怕你找孙凯打我,反正我有备份,只要不打死我,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!
  见我这么说,苏媚那边突然传来了几分钟的沉默,不一会,苏媚回复了几个字:明天晚上放学你别走,我门俩好好谈谈,实在不行,就让你弄一次……”
  第三章
  整个晚上我都没睡好,满脑子都是今天晚上苏媚那风骚的样子和诱惑的浪叫,一想到我明天就能和苏媚弄一次,我的心跳就一个劲的在加速,以至于整个晚上都没睡好。
  第二天的时候,我早早地就来到了学校,一直等着苏媚来,苏媚不敢找孙凯打我,因为我都明确的告诉苏媚,我这有备份,除非孙凯能打死我,不打死我就把视频传播出去。
  苏媚不是把我爸爸是神经病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吗,那好,要是今天苏媚不让我整,我也让苏媚满城风雨一次,后来苏媚来的时候,整个人的脸色都不正常,狠狠地瞪了我一眼。
  也许是手握着苏媚的把柄,我现在对于苏媚也没用那么自卑了,上课的时候,苏媚一直都不搭理我,这让我心里痒痒的,就撕了个纸条,在上面写道:今晚放学别走,找个没人的地方弄一次!
  写完之后我悄悄地递给苏媚,当苏媚看到我给她递纸条的时候,很明显的皱了邹眉头,她也怕别人看到,毕竟在苏媚的心里,让别人看到她跟我这种穷逼传纸条,说出去都不够丢人的。
  不过苏媚也知道现在有把柄在我的手里,硬是咬着牙把纸条接了过去,偷偷地打开,当看到上面文字的时候,苏媚直接拿起笔写个几笔就扔了回来,我打开一看,只见上面干脆利落,款款大方的一个字:滚!
  我知道现在的苏媚气的肯定是牙痒痒,其实我觉得我骨子里挺贱的,苏媚越是不爱搭理我,我就越是想跟她说话,我再次拿笔在纸条上写道:行,不让弄是吧,明天你就等着火吧!
  我再次把纸条传递给苏媚,这一次苏媚看完连滚字都没了,干脆把纸条给揉邹扔在座位里,后来下课的时候,苏媚出去过几次,每次我都提心吊胆的,生怕苏媚回来的时候带着孙凯。
  这也是我不敢把苏媚得罪的太死的原因,我真怕苏媚狗急跳墙,破罐破摔找孙凯狠狠地打我一顿,毕竟苏媚也知道自己本来在学校的名声就不怎么好额,自己也不是什么正经人,在恶劣点也无所谓。
  但是事实上是我想多了,苏媚就算在怎么骚,她还是害怕我把视频传出去的,她也怕这个事情在闹到她爸妈那里,在挨一顿打,一整天我什么课都没听进去,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放学,尤其是到了临近放学的十几分钟,我的呼吸都难受。
  放学铃声响起的时候,全班同学都一哄而散,大家都抢着能第一个出学校的大门口,就只有我和苏媚两个人静悄悄的坐着,各怀鬼胎,后来所有人都走光了,苏媚站起身朝着伸出手:“张宇,你赶紧把视频删了,我还当这件事没发生过,事后也绝对不找你事!”
  听了苏媚的话,我当时就漏出一阵冷笑:“苏媚,你对我做过什么你不是不知道,我爸是神经病的事情你说的全班都知道了,现在我有你的小秘密,你也好意思让我删了?”
  “你!”我的话直接把苏媚噎住了,估计苏媚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,低声跟我说了声对不起,但是对不起能有用吗,这个世界对不起有用那还要警察干什么?
  “苏媚,我今天也不想为难你,你就让我弄一次,视频我肯定删了,就当你赔偿损坏我名誉权了!”
  苏媚想了想,也知道今天这件事是躲不过去了,想了半天,最终问道:“那就一次,下不为例!”
  当我听到苏媚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心跳都快跳到嗓子眼了,一把上前把苏媚抱住,苏媚虽然年纪不大,但是胸部发育的非常好.
  而苏媚也一直是闭着眼睛,根本不敢看我,但是那样子挺享受的,因为是第一次,我也不知道这前戏到底该怎么做。
  就在我想继续的时候,苏媚红着脸把我推开了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:“行了张宇,这是班级注意点影响,今天就这样吧,改天咱俩去开个房!”
  我那个时候已经急的不行了,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我根本不同意:“不行,就现在,一次就行!”
  当时苏媚也是受不了了,见我这么说,苏媚想了想,有些顾忌:“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?”
  “这都几点了,怎么会有人啊!你昨天和孙凯不是也想在学校弄吗!”
  “行吧,那你去把门关上,窗户窗帘都拉上!”
  我去按照苏媚说的做了,在我弄好一切转身回来的时候,苏媚已经开始解衣服扣子了,苏媚今天下半身穿着裙子配丝袜,上半身穿着粉丝衬衫,这个时候苏媚已经解开第三个扣子。
  苏媚就搂着我的脖子,哼哼道:“吻我,吻我!”
  这是我第一次亲吻一个女孩,也他妈不知道我嘴里有没有味儿,就在一切即将水到渠成的时候,门口的走廊突然传来一道亮光,吓了我俩一跳,苏媚赶紧从我的身上跳了下去,蹲在地上,用课桌挡着自己。
  好在那个时候我没脱衣服,这时候班级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了,进来一个学校保卫室的大爷,拿着手电筒问道在这干什么呢,我说我东西忘带了,回来拿点东西。
  课桌挡着苏媚,老大爷也看不见,而我衣服也没脱,整个人看起来就很正常,老大爷也没说什么,只是嘱咐我把饮水机电源拔了,走之前记得关灯。
  我木讷的点了点头,竟然把这茬给忘了,学校每天晚上都有老大爷各个班级巡视,看看有没有没拔电源和没关灯窗户的,只是这个老大爷明显来的不是时候啊!
  老大爷走之后,苏媚站起身来,找了个凳子坐下来,深呼吸一口气:“真你妈,吓死我了!”
  这个时候苏媚上半身还什么都没穿呢,毫无遮挡的暴露在我的眼前,不得不说,苏媚的胸真的好大啊,伴随着苏媚喘气,两个胸上下起伏,看得我直流口水。
  或许是我的眼光太直白了,苏媚白了我一眼:“看什么看,再看把你眼珠子挖下来!”
  第四章
  见苏媚这么说,当时我就欲哭无泪了,刚才两人还摸的好好地,现在连看都不让看了,我问苏媚,老大爷都走了,咱俩赶紧抓紧时间弄一次吧!
  而苏媚这次没有同意,而是捡起自己的胸衣穿了起来:“不弄了,都没心情了,改天找个安静的地方弄吧,连续两天被人发现,受不了刺激了!”
  眼睁睁的看着苏媚一点点的把衣服穿好,我心里猴急猴急的,不过也确实是没办法,谁知道,老大爷待会还能不能在返回来,而时间也确实不早了,我还得回家给我爸做饭呢!
  不过经过这么一弄,我和苏媚的关系好像明显近了一步,因为我和苏媚是两个人一起离开教室的,走在路上的时候,苏媚还跟我开玩笑说:“真你妈扫兴,为了你这点破事,孙凯今晚找我去酒吧玩,老子都没去,竟然还遇到这种事!”
  不知道为什么,当苏媚说道跟孙凯去酒吧的时候,我的心里挺不得劲的,潜意识里,我也不希望苏媚跟孙凯走的那么近,其实孙凯这个人挺渣的,学校里不少好看的小姑娘都让孙凯祸害过,也不知道苏媚怎么就和孙凯走一起去了!
  我问苏媚今晚没整成,那什么时候整啊,苏媚白了我一眼,说那就明天晚上吧,找个干净点的宾馆,早整完这事早拉倒!
  我想了想,觉得没问题,在宾馆肯定没有人能打扰我们两个,而就在我沾沾自喜的时候,一个不小心看到了在学校门口双杠上面坐着抽烟的孙凯!
  当时我就懵了,不知道孙凯怎么在那,而且最重要的是,我现在还他妈跟苏媚走在一起,我知道孙凯肯定会因为这件事打我一顿。
  此刻的孙凯坐在双杠上,双腿很自然的下垂,嘴里叼着一根烟,潇洒自如,微风吹过,孙凯的头发很随意的随着风摆动,而双杠的旁边还站着几个人,看样子他们几个都是一起的。
  我当时是挺害怕的,腿也有点发抖,但是我都走到这了,也肯定不能再返回去了,就硬着头皮朝着学校门口走过去,当路过那个双杠的时候,孙凯说话了:“站住!”
  我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来的,不过这个时候走在我身边的苏媚却说话了:“孙凯,你今晚不是去说去酒吧玩吗,怎么没去?”
  孙凯看了一眼苏媚,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:“没什么,还没放学我就在这待着,一直没看到你出来,就寻思看看你什么时候出来!你和这小子在教室里这么半天干什么呢,该不会是有一腿吧?”
  孙凯的话,苏媚一下子就怒了,虎着脸回答道:“别他妈瞎说,张宇跟我就是普通朋友,刚才我就是让张宇给我讲了几道题!”
  孙凯嘿笑了几声,从双杠上跳了下来,上前一把搂过苏媚:“哎呀,媳妇,开个玩笑别生气嘛,不过你也真是的,找个班级倒数第一给你补习!你也不怕给你补傻了!”
  苏媚当时整个人都不自然了,她怎么也没想到,我他妈竟然是班级第一,那自己这个借口可真是打脸了,不过苏媚也没说什么,这时候孙凯走到我面前,伸出手在我脸上拍了几下,啪啪的声音挺响的,但是不是很疼:“小子,今天老子没时间跟你玩,等哪天老子有时间了,也找你补习补习,听见没?”
  “听见了。”我点了点头,心里却是极其的不平衡,我也就是打不过他们,我要是也能叫几个朋友,高低我就跟孙凯干一下子,孙凯也就是家里有点背景,朋友多,真要是单挑起来,真不一定谁是爸爸呢!
  比较苏媚说话了,孙凯也没为难我,警告了我几句就让我走了,走在回家的路上,我的心里空落落的,想起来今天跟苏媚在教室玩的这么刺激,心跳就不自觉得加速。
  尤其是最后苏媚那发情的样子,真的很让人销魂!我满脑子都在幻想着把苏媚压在身下狠狠地干,苏媚那种浪叫的样子,明天晚上说啥我也要尝试尝试!
  回到家的时候,我发现家门口多了一双鞋,黑色的高跟鞋,我就知道家里来人了,而这双鞋我还认识,是佩姨的,果然在我打开门的一瞬间,佩姨此刻和我爸在桌子上坐着呢,饭菜什么的都做好了!
  我怕小时候和佩姨挺亲的,但是自从长大了我开始明白男女有别,看见长得漂亮女人知道害羞,再加上我这家庭背景,我挺自卑的,渐渐地我也不好意思和佩姨接触了,虽然有时候我挺想佩姨的,梦里梦见过好几次。
  今天佩姨主动过来,我其实挺激动的,不过一想到家里这么破,我还是没好意思看佩姨,到时候佩姨大大方方的问我回来了,快洗手吃饭,我点了点头,叫了声佩姨,然后走进卫生间。
  佩姨今天做了好几个菜,我爸虽然坐在饭桌上,但是还是那副恍惚的样子,有时候还管我佩姨叫老婆,还说老婆你回来了,在狗逼那过的幸福吗!
  每次听到我爸说这些,我更是羞愧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而佩姨见我爸这样,也挺悲伤的其实,把我拉到她身边让我坐下吃饭,吃饭的时候,我偷偷瞄了一眼佩姨的胸,发现佩姨虽然三十多岁了,但是胸还是很挺很高耸,真的挺想摸一下,看看和苏媚谁的大。
  三十多岁的佩姨保养的很好,佩服白皙,大腿细长,一头长发很随意的披在身后,我的目光大概是有些直白了,佩姨干咳了一声,随口问道:“张宇,怎么长大了都不往佩姨那跑了呢,还记得你小时候,你爸一打你你就嚷我那钻,死活都不想回来!”
  佩姨的话,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我总不能说我长大了,开始有情感,觉得自己这个家庭环境自卑,不敢面对佩姨吧!,而佩姨似乎也都明白我的苦楚,朝着我笑道:“不如今晚去佩姨那睡吧,正好佩姨一个人挺孤独的,你来和佩姨说说话!”
  当即,我深呼吸一口气,一个人睡很孤独,佩姨这是在向我暗示什么吗?
  第五章
  晚上出吃完饭的时候,把我爸安顿好,我跟着佩姨去了她家,一如既往熟悉的路,但是我却很长时间都没来过了,回到家之后,佩姨嚷我自己坐,回房间换上了一件黑纱的睡衣,性感的身材朦胧若隐若现。
  在佩姨换完睡衣出来的一瞬间,我便感觉到血脉喷张,见我反应不正常,佩姨也好像察觉到自己今天穿的衣服太性感,在我小的时候,佩姨虽然也这么穿,但是那个时候我还什么都不懂.
  佩姨虽然察觉出了什么,不过还是很随意的笑了笑,在卫生间洗了一盘水果走到我的面前坐了下面,佩姨自己拿起一个橘子剥了起来,随口问道:“小宇,你现在在学校处对象了没呢?”
  我知道佩姨是在跟我开玩笑,不过在一个如此性感尤物的女人面前探讨这样的话题,我还是感觉一阵脸红,其实在那个年代,初中生处对象挺正常的,我也想处,但是我这个家庭,还有我也知道处对象得花不少钱,就没考虑过,我回答说没有。
  和佩姨在沙发上说了会话,整个过程中佩姨的姿势都很让人难以接受,尤其是上半身佩姨没穿胸衣,好几次我告诉自己不能总往那看,会被发现的。
  但是就是控制不住,在加上今天晚上在班级和苏媚的事情,我现在真有一种直接扑到佩姨身上去的冲动,那种发自内心的渴望,好几次下半身都不老实,我只好切换着各种姿势不让佩姨发现。
  后来佩姨去卫生间洗澡了,我赶紧站起身活动了一下,今天穿的牛仔裤,下面的兄弟一硬疼得要死,听着卫生间流水的声音,我多希望此刻能马上停电,或者是佩姨脚滑摔倒,这样我就能进去英雄救美。
 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佩姨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亮了一下,趁着佩姨没出来,我胆子也大了起来,拿起手机看了看,是一个叫方百阳的人发来的,上面问道:小雪你干什么呢,我想你了!
  看到这的时候,我心里咯噔一声,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这男的时消息发的这么暧昧,佩姨该不会是有男朋友了吧,我有些苦涩,就好像一种自己的东西被抢走了的感觉。
  有了这种猜测,我直接打开佩姨的手机看了两个人的微信聊天记录,上面无非就是聊了一些日常,看样子是这个叫方百阳的男人在追求佩姨,好几次方百阳都跟佩姨说:小雪今晚我去陪你吧!小雪今晚我好孤独,你来陪我好吗?
  虽然方百阳总是提及要来陪佩姨,但是佩姨都用各种借口拒绝了,这说明两个人的关系还没走到那一步。
  不过有一次这个男人直接到了佩姨家门口,说自己喝多了,回不去家了,要在佩姨家这睡一宿,我看完之后真是操他妈了,你喝多了你找不到家,那你怎么就能找到这来呢?
  更可气的是方百阳说自己喝多了,就在佩姨家门口,佩姨就再也没有说话了,甚至那个叫方百阳的男人也在没有说话,这个事情的聊天记录就此中断了,这说明当时佩姨肯定是去给方百阳开门了!
  就是不知道当时两个人发生什么了没有,如果方百阳当时死缠烂打的把佩姨弄了,事后就说自己酒后乱性,反正我还没见过这个叫方百阳的男人,心里就已经给他下了封杀令。
  这时候卫生间流水的声音突然停了,吓得我赶紧把佩姨的手机放回原处,找了个地方安静的坐着,佩姨出来的时候,头发还是湿漉漉的,让我也进去洗澡,我赶忙点了点头。
  那天晚上我其实挺想和佩姨一起睡的,但是我也不好意思,怕佩姨误会什么,就提出说我去睡客房,但是小姨没让,说小时候都在一起睡了,怎么长大就不能一起睡了?
  见小姨这么说了,我就跟着她走进了房间,佩姨那张床其实不是很大,属于那种一个人睡大,两个人睡紧凑的,我们俩关灯躺在床上,我呼吸着佩姨身上自带的体香,背对着佩姨,我都不敢面朝着佩姨,我怕让佩姨发现下半身的不良反应。
  黑夜里,我们俩谁都没说话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雄霸文学] 回复数字32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静悄悄的,呼吸的声音都不敢大喘,我们俩都知道对方没睡,本来这么安静的睡觉挺好的,可就在这个时候,佩姨说话了:“张宇,你睡了吗,没睡转过来我们俩说说话吧!”
  当即我深呼吸一口气,我想说我睡了,但是谁信啊,我赶紧说我没睡呢,然后一点点的转过身来,这张床的大小就是这样,我们俩任何一个人轻微的动作,都能触摸到对方,偏偏今天佩姨穿的蕾丝睡衣,现在跟我紧贴着,滑滑的很舒服。
  “还记得小的时候,睡觉手不老实,喜欢瞎摸,好几次佩姨的身体都被你给摸遍了!”佩姨半开玩笑的说道,虽然是无心,但是我确实一阵无奈,这种话题在现在这个寂寞的深夜说真的合适吗?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雄霸文学] 回复数字32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“哈?是吗,我…小时候竟然还有这种坏习惯呢!”我小心翼翼的回答着,尽量让自己的身体没反应,可就在这个时候,佩姨继续说道:“是啊,有几次你都给佩姨摸出感觉了,还挺舒服的,要不是那个时候你还小,说不定佩姨就让你弄一次了呢!”
  说完,佩姨自己都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,花枝招展的,但是我却快崩溃了,佩姨这一顿话语的刺激和身体的摩擦,我尼玛我直接有反应了,顶在了佩姨的腰上!
  佩姨或许也没想到发生了什么,当反应过来的时候,佩姨说了一句看来小张宇还真是长大了呢!是不是对你小姨也有那种想法了?